ag视讯

雷竞技最新版 - “5亿天价保释案”宣判:美国法庭上的华裔富家女

2020-01-05 10:19:54 浏览量:4992

雷竞技最新版 - “5亿天价保释案”宣判:美国法庭上的华裔富家女

雷竞技最新版,●  郑立颖 / 文

11月15日,美国加州圣马特奥县地方法院,当听到辩护律师杰弗里·卡尔(geoffrey carr)对自己说“你自由了”的时候,李薇(tiffany li)第一次在法庭上落了泪,并用纸巾轻轻擦拭。

同一时刻,在圣马特奥县地方法院的走廊,基思·格林(keith green)的母亲科琳·库德(colleen cudd)跌坐在地上,也哭了起来,无罪——是她最不愿听到的消息。

2017年4月,李薇因涉嫌谋杀前男友基思·格林被保释候审,当时,31岁的李薇交出了近5亿元人民币的天价保释金,这一巨额保释金进入美国史上最高保释金纪录前十,引发北美乃至全球轰动。

交出天价保释金后,李薇又高薪聘请了律师团队,当地检方也付出了近三年的时间、精力与公帑去寻找证据,近三年的控辩之争后,陪审团认为李薇无罪。格林的母亲,以及社交媒体上的一些网友认为,是李薇的财富,最终救了她。

经过长达12天的审议后,陪审团一致裁定,被告人李薇谋杀前男友的控罪不成立。

法庭上,李薇长舒一口气,流下了眼泪。据一直跟踪此案的当地电视台kgo记者艾德·沃尔什(ed walsh)观察,这是李薇第一次在庭审中流露出情绪。沃尔什还观察到,宣判后,李薇望向了同样在流泪的母亲,但并没有看一眼卡夫·巴亚特(kaveh bayat)。

巴亚特是她的男友,两年前,检方指控李薇与巴亚特合谋杀害她的前男友格林。

法官对李薇说,她可以拿回护照,并将收到返还的保释金。庭审结束后,李薇与母亲及其他一些家人朋友拥抱,离开现场。

总有一个人杀了格林。李薇的脱罪,意味着巴亚特的嫌疑加大了。法庭上,对于巴亚特的判定,陪审团以6比6的投票未能达成一致,12月4日,他将接受第二次审判。

巴亚特的母亲向李薇的家人喊道,“我要让我的儿子回家。”巴亚特的辩护律师约翰·梅说,“对结果感到非常失望,我相信我的当事人没有杀人,杀人的是他们的保镖奥利维尔·阿黛拉(olivier adella)。”

格林的母亲也大呼不公,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tiffany li(李薇)是有罪的,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切,我认识了她6年,对我,对我的儿子,她做了邪恶的事情。” 格林的母亲库德情绪激动地说,“所有的这一切都与金钱有关,你们看到了吗?他们在庭审完问的第一件事就是,‘何时退我们钱?’”

2009年,21岁的格林与李薇相识。彼时,出身于蓝领社区的格林阳光帅气,精通棒球、网球等各类运动,在一所烹饪学校学习。李薇出生于1985年,毕业于旧金山大学,拥有金融学硕士学位,自幼家庭优越。90年代初,她的家族移民到美国,其母亲在中、美两国都经营建筑、地产类公司,在多地拥有大量房产。光是李薇名下,就有价值1500万美元的房产。

相恋后,格林与李薇住在位于旧金山湾区希尔斯伯勒市富人区的一幢豪宅里,李薇也开始为格林支付每年4万美元的烹饪学校学费。在这幢豪宅里,二人育有两个女儿。从过往的照片看,两人的确有一段美好的日子。

但幸福并未持续下去。

2015年秋,格林与李薇关系破裂,他搬出了女友的豪宅。但在对两个女儿的抚养权问题上,二人迟迟未能达成一致,甚至一度诉至法庭。

2016年5月11日,格林的尸体在旧金山金门大桥北面113公里的一条土路上被发现。当时,格林赤身裸体,全身仅剩黑色袜子。尸体因高温腐烂,最终通过口腔内牙齿比对确认身份。

根据尸检结果,格林死于谋杀,死因很可能是九毫米手枪放入口中射击,当场死亡。警方也迅速锁定李薇有重大嫌疑。

没过多久,装甲车撞开了李薇价值700万美元的豪宅大门,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去,李薇和时任男友巴亚特被捕。据媒体披露,李薇与巴亚特的相识,中间人正是格林。

当地媒体kron4和abc7取得了一份在2016年5月4日圣马特奥县警长对李薇的问询,根据这份长达75页的记录,李薇表示,格林试图以每个女儿2000万美元的价格,将自己对子女的监护权出售。“当我们刚分手时,他要求每个孩子支付2000万美元。他问我妈要。我妈说,你是疯了吧。”李薇说。

被捕后,李薇家人开始迅速行动起来,准备通过缴纳保释金,让李薇获得自由。虽然检察官坚决反对,但法官还是裁定可以缴纳保释金,金额高达3500万美元。

根据加州法律,若以现金以外的财产申请保释,保释金需要翻倍。李薇的亲友遂以位于加州等地20多套、总价值超过7000万美元(约合4.8亿人民币)的房地产为其保释。该数字也成为美国有记录以来最高的保释金之一,引发舆论哗然。

事实上,关于保释金的争议在美国一直甚嚣尘上。

在美国司法框架下,犯罪嫌疑人被判有罪的过程可能持续数月甚至数年。保释金制度的诞生是为了保护嫌疑人在调查过程中的人身自由,从根本上是司法制度对个人权利保护的一种体现。

但在圣马特奥县地方检察官瓦格斯塔夫看来,保释金制度更利于富人,比如,李薇可以通过保释获取暂时的自由,但同样作为嫌疑人的巴亚特和阿黛拉因付不起保释金,只能被关在监狱里候审。

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民权组织“法律平等正义”成立于2014年,建立者为两名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生阿莱克·卡拉卡坦(alec karakatsanis)和菲尔·特尔菲扬(phil telfeyan)。该组织建立的直接动因,是当年数十名非洲裔美国人被关押在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监狱,因无法支付交通罚单,而被判入狱。

创始人菲尔认为,基于财富不平等,许多参加行贿受贿的富豪都能摆脱监狱服刑。“保释金可能是美国司法系统中偏袒富人最明显的例子。”

菲尔说,“如果两个人被控犯有同一罪行,一个人坐在监狱中等待审判,而另一个人因向法官缴纳50万美元获释,这就是不公平。”

在美国从事律师工作20多年的张军指出,保释金金额的制定也会根据案件的性质与个人的经济能力考量,本案中之所以定出了天价保释金额,也是因为案件性质比较严重,同时也考虑到嫌疑人的经济背景。

事实上,围绕保释金制度的争议,从确立之初就一直存在。美国司法系统也不断进行改革,甚至以宪法修正案的形式规定“不得要求过多的保释金……”美国国务院官网在《美国司法实践中的保释及其利弊》一文中就指出,美国国会、地方各州也都通过各类法案,确保保释金制度能尽量公平。但现实中,“无论保释金数额多少,对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们来说,都可能是无法承受的负担”。

也因此,今年,加州通过法案,要在加州全民废除保释金制度,只要法官认定犯罪嫌疑人有资格获得保释,在履行其他法定程序之后,无需缴纳保释金即可获得保释,成为美国第一个取消保释金制度的州。

法庭上,当地检方指控李薇曾在2016年4月28日晚,假借讨论子女监护权的问题,引诱前男友格林前往她位于旧金山南部希尔斯堡的豪宅,并伙同现男友巴亚特将其杀害。

根据检方提供的证据,格林手机上显示的最后讯息是他发给李薇的,内容为:已经到达停车场,准备好与李谈话。

李薇供述称,当晚,她的确与格林在圣马特奥附近一个餐厅停车场见面,不过二人在奔驰车中聊了一个小时后就分开了。但警方追踪到,二人的手机都回到了李家豪宅,格林的iphone6还曾连接过豪宅内的网络。

检方出示证据还显示,在李薇的奔驰车中发现格林的血液,还在她的车库里发现枪弹残留物。

李薇的律师卡尔把责任推到了其他人身上。他说,第三个嫌疑人、涉嫌弃尸的阿黛拉才是真正的罪犯。

李薇的辩护律师卡尔告诉陪审员,阿黛拉是一个“骗子”,他将格林绑架,而在绑架冲突变得激烈之后,将格林杀害。与此同时,巴亚特的两名律师之一约翰·梅则将阿黛拉称为“妖怪”。他们称已经找到阿黛拉的前女友,这位多年未见阿黛拉的前女友指证称,阿黛拉曾对其进行过虐待。

阿黛拉身高6英尺5英寸(约196厘米),是李薇和巴亚特的保镖、私人教练。在庭审中,他承认,自己将格林的尸体运至索诺玛郡郊区。检方还发现,阿黛拉被捕时拥有十多部手机,为了在格林被杀期间进行沟通。此外,阿黛拉汽车的后备箱内,发现了格林的血液。

但阿黛拉的律师德克·剀切姆(dek ketchum)认为,阿黛拉的前女友并不愿意出庭作证,因此,这些消息极有可能是基于错误的判断。

阿黛拉的现女友则指出,男友平时连昆虫都不敢杀,更不会杀人。

阿黛拉先前已和检方达成协议,转为污点证人,但是因为在开庭前违反法庭指令联系了辩方证人,所以其担任证人的资格被取消,至今一直被关押。

对李薇的指控,她的辩护团队采取的辩护策略是针对证据的逻辑链条进行拆解。在他们看来,检方收集到的证据,都是间接证据,没有任何证据指向李薇参与杀害了格林。李薇的另一位律师梅·马尔则坚持认为,他们俩已经解决了他们的监护权争夺战。格林是在一个拙劣的绑架案中被杀的。

显然,这个策略取得了成功。“几十年来,我们尝试利用间接证据进行审判,但不得不说,这是非常困难的,”圣马特奥县地方检察官瓦格斯塔夫在庭审中表示,“证据数量的确非常多,但对于定罪来说,还不够。”——没有目击者,也没有发现谋杀武器。

张军对本刊记者表示,美国司法的一个重要原则是“无罪推定”,也就是说,任何人在被确认为有犯罪行为之前,都是无辜的。而且,美国司法制度对检方设置了非常高的门槛。12位陪审员里面有一位存在合理怀疑,案子就要被流审。如果让12位陪审员全部产生了合理怀疑,嫌疑人就会被无罪释放。而且,据张军介绍,美国司法有一个重要的法律原则double jeopardy,即反对因同一个罪名被两次起诉。所以,无特殊情况,tiffany li(李薇)是不可以因同样的案例再被提起诉讼的。

这种制度设计,在一些不了解美国司法现实的人看来,是在偏袒嫌疑人一方。但事实恰恰相反,威廉玛丽法学院教授杰弗里·贝林表示,美国刑事司法系统中,检察官是最强大的力量。个人面对公权力时永远是弱势的,因此,只有对公权力有所限制,才能更好地追求正义。

另一位美国法学专家也是如此认为。在他看来,检控官和警察属于国家机器,如果倾国家的力量来对待一个被告,被告明显处于弱势,必须给检方一个相对程序上的限制。“让被告至少取得某种程序上的保障,否则宪法就成为一纸空文。”

毫无疑问,李薇最终能获自由,律师团功劳很大。有美国媒体指出,案件之所以拖这么久,除了案件重大,检方不断搜寻证据外,李薇的律师团队也不断利用机会,拖延审判速度,并仔细寻找检方在案件中的漏洞。

这也是批评者指责李薇利用自己财富脱罪的原因之一。

前纽约检察官兰斯·弗莱彻(lance fletcher)也曾表示,如果有人因犯罪而被捕,当事人可以聘请律师在法庭上对案件提出抗议。过程中,富人可以付钱给律师,幸存下来的可能性很高。尽管如今,政府会任命律师保障穷人的权益,但这些律师往往有很多工作,案件性质也可能并非他们擅长领域。

审判结束,当被记者问到“金钱能买脱罪”的问题时,辩方律师卡尔反驳称“胡说八道”,他指出,金钱并未在本案中起到任何作用。他认为李薇并没有杀人。卡尔同时指出,他在本案上下的工夫,并没有比其他案件更多。但他也承认,李薇支付的律师费时薪的确比其他案件要高。

外界并不清楚李薇家人为她的辩护团队付了多大代价,但根据加州律师网资料显示,李薇的辩方律师卡尔在刑事犯罪领域有着40年的辩护经验,另一位华裔律师梅·马尔也有28年的从业经历,主攻领域就是刑事诉讼。

身在律师行当,张军也承认,如果当事人经济条件好,确实可以请到更好的律师。这些律师非常专业,深谙美国的法律,尽最大的努力去花时间找证人找证据。反之,贫穷的当事人只能由政府指定律师。“就像当年的辛普森案一样,有钱肯定是能请到更高质量的律师团队。”

但同时,他也指出,李薇案件中,显然起关键作用的还是证据问题。“本案中,公众所猜测的金钱扭曲司法,我相信并不存在直接关系。”张军说,关键是,检方和警方提交的证据并没有说服12名陪审团成员,“而就长达12天的讨论来看,这并不是陪审团草率的决定”。



上一篇:希捷利润翻番:大容量硬盘王道

下一篇:翻脸比翻书还快,美国与欧洲所攻击的卡大佐到底是不是“暴政”?

最新新闻

视频新闻

图片新闻